联系我们:发送邮件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雯雯文学
雯雯文学 > 其他类型 > 重启之命运 > 四-英灵与神灵

四-英灵与神灵

“同同龄吧?!!真的假的!!”

听到十六夜千寻的说法,与其说吃了一惊,不如直接说惊呆了。

推测十六夜千寻可能是未来的英灵,说到底也只是远坂凛的假设。

真的是来自未来的英灵,这一点本身已经足够令人惊讶了,没想到,他居然还是跟自己身处于同一个时代的人!

大脑在一时之间将近停止运转,远坂凛下意识地便问道“你是什么地方的人......不对!既然你是来自未来的话,也就是说,你知道这场圣杯战争最终的结果吗?”

“master,姑且纠正一下。”

谈到这种涉及到“未来”的事情,十六夜千寻很是无奈地揉了一下额角,说道“来自未来,与预知未来,和知晓一切未来,那是不同的。会知道前天早上这个时份,于英国泰晤士河那儿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

“诶?你知道吗?”

“我又不是世界的管理者,当然不知道了。这个时代的我和是差不多的,早上起来便上学,下午放学便回家,说白了,也就一个修行中的高中生而已......我并非西方宗教里所记载那全知全能的神。没有经历过的事情,就是问我,我也答不出。master也是太激动了。”

十六夜千寻的说话可谓正论。听上去无懈可击。

说话的声音虽然谈不上严厉,依然是那把温柔平和的声线,但是,也正因如此,所以才杀伤力惊人。

“抱抱歉。毕竟,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来自未来的人呢。”

被十六夜千寻的反问淋熄了心中的激动,远坂凛在心中稍稍反省了一下。

想问的问题有很多,却不管怎样都没有办法整理出一个有条理的顺序,当下,远坂凛深深的吸了口气,平复情绪后重新开口问道“archer,你说现在的你是跟我同龄对吧?而且还是高中生?”

“啊啊。虽然中途曾经因为某些原因转校了,不过,我第一所就读的高中的确是叫......三高校?大概是这个名字吧。顺带一提,我在很小的时候便离家出走了。回到神社里帮忙,已是将近二十八岁时的事情。”

“呜哗,居然还有离家出走......真不愧是现代人。”

一直引以为傲的脑袋重新开始运作。

从十六夜千寻的说话来判断,这个银发英灵毫无疑问地是圣杯战争的局外人。想从他的口中打探出圣杯战争的结果,又或者敌方在圣杯战争中采用过的战术等等,应该是不可能的。

而且,更重要的是。

从十六夜千寻自称“现人神”,并且在神社里帮忙来看,十六夜千寻理应是本土神道教的相关人员......据远坂凛所知,这类至今仍然信奉神明的教派,向来都是闭门自守,几乎与当代的里世界隔绝。由此推断,十六夜千寻与魔术师时计塔之类扯上关系的可能性极低......虽然很可惜,但是,能够在十六夜千寻口中问到的有用情报想来会很有限。

“,只是确认一下,你有听说过时计塔这个地方吗?”

“不,年老神官们先不说,我也不是整天都闭门不出,只懂坐在家里冥想修行啦。到底把我想象成什么样子了?......”对于远坂凛的提问,十六夜千寻显然地有些不满,半睁着眼答道“所谓的时计塔,就是魔术师们的学院吧?我从一个魔术师的友人那儿听说过。”

“诶?你跟魔术师打交道真的没有问题吗?”没有在意十六夜千寻的不悦,远坂凛惊讶地眨眨眼睛。

“我还不至于软弱得被别人管到我的交友状况。要是有什么不满的话,直接用拳头和符咒跟我说话......我一直都是这样跟他们说的。”

“真是意外呢,从外表真的看不出你的作风这么强硬。”

“嘛,话虽如此......我也曾经被巫女拿着菜刀追杀。果然,整天旷工不是太好啊!在那之后,我也是反省了好一阵子。”

“巫女拿着菜刀追杀......这是什么诡异的场景?”

想象了一下,身穿神官服装的十六夜千寻被拿着菜刀的巫女追杀,不管怎么想都觉得这情形难以想象。

不过,考虑到身为男性的十六夜千寻长得这么女性化,说不定,那个巫女反过来虎背熊腰,浑身肌肉一鼓一鼓的?

场面太美,不敢继续想下去。

判断出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也不会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,远坂凛摇了摇头,将无用的思绪驱逐出去,然后问道“这个先不提,还有一件事情是我颇为感兴趣的。”

“嗯?”

“站在我面前的你是来自未来......那么,这个时代的你又怎样呢?我的意思是,同一个你可以存在于同一个时空之中吗?你可以跟他见面吗?”

遇到来自未来的人,这种机会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遇上一次。

反正又不会突然有英灵袭来,比起圣杯战争,现在这刻远坂凛更有兴致的,是有关于未来穿越时间的话题。作为一个称职的魔术师,她感觉到自己的求知之魂正在剧烈地燃烧!

“嘛,虽然我还没有碰上他,但是基本上就是见面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”顿了一下,十六夜千寻伸出了一只手指,解释道“而且,有一个值得纠正的地方。口中所说的“同一个我”,那是不正确的。所谓的英灵,打从成为英灵的瞬间开始,就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他......神明也是一样。举例来说,就像一个强盗头子,他从前是以掳走妇女为己任的,后来痛彻前非,大彻大悟,改为当一个行医的和尚了。在这里,虽然那个强盗头子还是那个人,但是那个人已经不再是强盗头子。我觉得,可以用这种方法去思考喔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因为“行医的和尚”跟“掳走妇女的强盗头子”在性质上是不同的,所以他们已算不上是同一个人。因为不是同一个人,所以就是碰面了也不要紧吗?”

“嗯。大体上可以这样想。成为神明,与这个例子唯一的不同就是在于,因为质的升华不同......前者是灵魂神性信仰等,在各方面获得了脱胎换骨的改变,后者只是心和灵魂得到净化,所以前者获得世界的认可。破格允许他成为另一个存在,后者则只是理论上不再算是同一个人......嘛,不过想象之物也会变成真。单凭空想亦能创造出神灵和英灵。又有谁能说,那个强盗头子不会因为他日后的救世之举而被人封为圣,最终揉合人们的敬拜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另一个存在呢?万事皆可能,因果定律逻辑推论干涉现象,一切的理论于神秘的面前都是如此的无力。这个世界很有趣吧?”

p.s.1:作者君的同人续作新书《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才没有错》搬到了x乐x,这件事应该大部份人都知道了吧?

手机站 m.x11kt.com